荒漠甘泉樂侶
  首頁 關於我們  聖詩隨筆  每日靈修  選擇詩歌  有聲書選  聖樂分享 U-TUBE 聖樂    索引 INDEX   網上聖經  古今聖詩漫談 網站推薦  版權聲明  讀者留言    简体   

 

[上一篇] [下一篇]

  五月十一日 我聽耶穌柔聲說

我們經過水火,你卻使我們到豐富之地。」詩66:12

只有那曾經歷患難和痛苦的人纔能得到安息。這種安息-從患難中產生的安息-不是勉強的鎮靜,也不是死寂,乃是頂自然地從裡面湧出來的安息。

平常我們以為順利的人,從來不知道憂愁的人,是最有安息的人。可是錯了,這種人從來沒有受過試驗,從來沒有受過苦楚,所以或許輕輕的一震也受不住。

凡沒有看見過風浪的水手,不是最可靠的水手;所以船上新的水手,總是派在不重要的地位上工作的;

風浪澎湃的時候,站在重要職位上的,總是那些曾遇見過許多患難危險而能死裡逃生的水手,他們能推測波浪的力量,他們能知道桅桿的堅度,他們能預料風雨的久暫,他們能斷定輪索的韌性。

當風雨吹淋、波浪翻騰時,按照環境看來,似乎是沒有盼望了;

但是有經驗的人,好像一根受風刮的草一般:此時倒能躺下來安息了;等風浪一過,他們便又抬起頭來說:『這是出於耶和華』(撒上3:18)--選

 

 

       我聽耶穌柔聲說
    I Heard the Voice of Jesus Say

        我聽耶穌柔聲的說:「來就我得安息;
        身心疲倦困乏的人,靠首在我懷裏。
        我本勞苦疲倦憂愁,我既前來歸主;
        在主懷裡我得安息,祂使我心歡欣。

        我聽耶穌柔聲的說:「我有生命活泉;
        乾渴切慕滋潤的人,我必賜祂活泉。
        我心乾渴來就耶穌,祂賜生命活水;
        心得滋潤靈得甦醒,我今靠主而活。

        我聽耶穌柔聲的說:「我是暗世之光;
        來就我的得見晨光,全路程必照亮。
        我舉目仰望主耶穌,祂是晨星朝陽;
        在祂光中欣然前往,行完在世路程。


音頻播放器說明書


有一種安息是經歷患難而獲得的。 它不是無奈,也不是故作鎮定,而是將身心疲倦困乏的自己投入主懷,享得的安憩。

這首聖詩告訴我們該怎麼做。 這是波納(Horatius Bonar, 1808 - 1889, 見一月十日)在1846年所作。 原作以「加利利之聲」(The Voice of Galilee)為名;他的後裔迄今還珍藏著原稿。 慕迪稱波納為「當代蘇格蘭最偉大的聖詩作者」。 波納自己說,他的詩多數是在旅途舟車上,隨手拿起鉛筆,找一張紙,即興而作,因此潦草,模糊。 雖然他作的六百多首詩,韻律常有錯誤,卻將基督的生命反映入人心,而且文意清楚明確,因此深被信徒喜愛。

波納的姪兒曾喻波納的詩像一面鏡子,將基督的生命清楚明確地反映出來。 這首詩是如此明確簡單:

第一節:「到我這裏來」(太11:28);得享安息。
第二節:「喝我的活水」(約4:14);靈得甦醒。
第三節:「仰望我的光」(約8:12);行在光明中。

這首詩歌有兩個曲譜,其一是用史博(Louis Spohr,1784-1859)所作的聖樂「救主最後的時刻」(The Last Hours of the Saviour)中的一段獨唱改編而成。

多數詩集都選用戴克(John B. Dykes, 1823-1876)的曲譜。 每節的前四句,用帶有悠柔氣氛的降b調,是主安慰困倦信徒的柔聲;後四句則用歡愉的G調,信徒的信心得以激勵,尤其在最後兩小節達到歡欣的高峰,實在是難得的配曲。

戴克是英國人,十歲時就在教會司琴,在大學時組織音樂協會,創作詼諧性的音樂。 1847年,就任聖職後,不再隨便作曲,而專心指揮教會詩班。 1861年Durham大學贈他音樂博士學位,一年後他被奉派為St. Osward’s 教區牧師,終生忠於職守,所有的聖詩曲調也都是在此地完成,共計有276首; 但流傳下來的不多,因為有人認為他的曲調鬆弛、柔弱,削減了歌詞的原有含意。


 中英文聖詩集參考

  英文歌名 I Heard the Voice of Jesus Say

  頌主新歌   386
  頌主新歌(中英雙語) 
391
  教會聖詩   
39
  生命聖詩   
324
  新聖詩    
97
  聖詩     
259
  台語聖詩   
190
  恩頌聖歌   
241、242
  讚美詩(新編) 
295
  青年聖歌I
    27
  校園詩歌I
    238
 


本網頁已被點閱 8611

(C) Copyright 2009-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www.hymncompanions.org.